有关丝瓜视频

鬼子的反击被赶了回去,可是突破阵地的一连和兄弟部队一起却再无建树,他们无法向前几次一样向左右突破,进而攻破鬼子的整条防线。

“哒哒哒……”

“咚咚咚……”

“轰、轰……”

天亮前的最后黑暗,激战仍然在继续,在双方士兵的怒吼中,天空慢慢的乏出鱼肚白,鬼子在罗店中部集结了大量兵力,山炮、野炮、步兵炮大量被抽调,准备天亮后对**发起反击,罗店对于鬼子来说,也非常重要。

“撤退!退出罗店,在野外构建工事,继续围困鬼子。”

团部的传令兵终于带来了师部的最新命令,让废墟中的弟兄长出一口气,如果不退,天亮后他们就会成为鬼子炮兵的活靶子,在废墟中,他们连战壕和防炮洞都没办法构筑。

“呼呼呼……”

相比于进攻,**的撤退也很不顺利,一路上都是被鬼子追杀留下的尸体,狼狈的**终于退出了罗店,回到了罗店的外围阵地之后,军官命令就地构筑野战工事。

六十二团一营阵地,满编八百多人的一营现在连四百人都不足,好在团部的工兵连和民夫已经连夜为他们修筑了新的野战工事,用于围困罗店的完备工事。

一营营部在一个半地下掩体,总共没剩多少人了,一营长张昌元干脆把三个步兵连都赶上了阵地,营部的直属部队和后勤人员统一编为预备队。

“赵亮,你们一连这次打的不错,把功劳报上来,给你们弄个嘉奖什么的!”营长坐在地上的麻袋上,满脸都是血污和烟尘,看来昨天晚上的战斗,他是真带着二连打了一晚上。

羽毛球少女活泼开朗运动写真

“营长,我有几斤几两你还不知道吗?跟我没啥关系,是冯锷的主意!”

赵亮不好意思的挠挠头,贪自己弟兄的功劳,他还没那么厚的脸皮。

“哦!你说那个十一期的逃兵?他还活着?”张昌元问道,

“嗯!”赵亮点点头,不知道这话该怎么接下去。

“让他来见我,我也见见我们黄埔的耻辱,看他究竟是什么造的,怎么当了逃兵呢?”张昌元自嘲着,然后挥手让赵亮去通知。

张昌元,黄埔九期毕业生,惨叫过多次战斗,一个月前还是连长,一营长在攻击张华浜火车站一站中阵亡,他被火线提拔成了营长。

冯锷现在蹲在战壕里,手里拿着鲜红的名册,昨天晚上战死的那个弟兄已经被划掉了。

“陈华,还差十个,刘福,还差八个,王军,九个,赵泉,六个,闵飞,十二个。这就是把剩下的战果分配后你们的差额,有什么意见?”

冯锷问道,

“没意见!”大家同时摇头,因为他们知道,这分下来的人头,至少有一半是冯锷的。

“对了,闵飞是谁?”冯锷纳闷的问道,

“是我!”闵大个子举起手,弱弱的回答着,弟兄们都习惯叫他大个子,没想到闵飞反而没人知道。

“你怎么还差这么多?”冯锷有点不解,

“我……”闵大个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难道说自己犯的事大,总数比人家多吗?

“好了,总共还差四十五个了,防守是拿人头的好时候,希望鬼子今天来几波送死的。”冯锷合上本子,用油纸包好,然后塞进怀里。

“你还差九十多个呢?你怎么整?”陈华担忧的问道,

“不死就有机会,慌什么!”冯锷说完之后,躺在战壕边上闭上了眼睛……

“冯锷!”

赵亮的呼喊声在战壕里面响起,随着声音,赵亮满头大汗的出现在了冯锷面前。

“有事?”冯锷睁开眼睛问道,

“营长叫你,快起来走啊!”赵亮没好气的看着冯锷,怎么还躺地上不起来了呢?

“营长找我啥事?”冯锷问道,

“不知道,不过我们营长也是你学长,黄埔九期毕业的,你好好表现一下,昨天晚上的战斗,营长准备给一连弄个嘉奖,我给了你。”

赵亮一副不在乎的表情说着。

“谢谢!”冯锷一听嘉奖,知道赵亮这个连长不错,没贪自己的功劳。

“你还是罪兵吧!有了这个嘉奖,没准脱罪快很多!”赵亮提醒着冯锷,

“是啊!自己还是罪兵,要这个有什么用?没准可以用它来换点什么?”冯锷边走边想着,营部所在的半地下掩体已经距离他越来越近。

“报告!一连长赵亮奉命带冯锷前来!”赵亮停了下来,大声的在掩体通道口敬礼。

“进来!”

掩体里面传来一个男人浑厚的嗓音。

“啪!营长!”

进了掩体,冯锷立正,敬礼!一套标准的黄埔式流程看的张昌元眼前一亮。

“行了,赵连长,你去忙吧!”张昌元没有回礼,而是让赵亮离开。

“是!”

“注意点!我在阵地上等你!”赵亮在冯锷的耳边嘀咕了一句,然后敬礼离开了!

“稍息!”

赵亮离开了,张昌元回礼,然后指了指旁边的沙袋,示意自己的小学弟坐下。

“黄埔十一期的?”张昌元问道。

“嗯,没毕业,就到了这儿了!”冯锷错愕了一下,老实回答。

“我九期的……”

“学长好!”

张昌元刚刚说了半句,冯锷紧跟着拉关系,亲切的称呼着张昌元。

“嗯,算起来你也是我的学弟。没毕业,怎么成逃兵了?”张昌元问道。

……

冯锷沉吟着,没有说话,而是盯着掩体内的泥土……

“夜不归宿?逃课?休息日未按时归队?还是直接逃学了?没上战场,弄成了逃兵,这在黄埔还是首次,你也是算创了黄埔的一个记录了!”

张昌元摇着头,揣测着冯锷的行为,最后以一个调侃似的嘲讽为自己的猜测画上了句号。

“都不是!”冯锷摇着头,似乎进入了某种回忆中,眼神空洞,摇头很机械。

“来,说说看!”张昌元点燃一根烟,递给了这个小学弟。

“我是广州人,广州冯家,爷爷是上任广州商会会长。家里送我来军校,是托了关系,其实家里没人希望我毕业后从军的,他们只想锻炼我的性格,可是日本人来了,所以我们这一期,服务社会的名额没有了,部要加入军队,爷爷托了很多关系,找了大佬,结果也没能让我逃脱进入军队的命运……”

“你们家是大家族,你是嫡系吧!你家里人是怕你死了,也是为你好。关键是你们这一批毕业的形势不好,政府计划在上海地区跟鬼子决战,所以你们注定是要补充进军队的,委员长下了严令,所以谁都不好使,你们家找谁都不行,因为现任教育长是张长官。走不掉,所以你就干脆跑了,但你是怎么被抓住的?你们这种大家族应该有一整套撤离路线的啊!”

张昌元点着头,问着冯锷。

admin666
头像

Add your Biographical Info and they will appear here.